ChiTun

[RE及ABC]懒得取名系列06


前情提要:画家r,迫于某种现实问题去当他的模特的e。

6—1

“請進。”

安灼拉完全被屋裡混乱的程度吓住了。那基本上就是……就是……一团乱。书啊、衣服裤子啊、啤酒瓶啊、揉烂的纸团啊、外买餐盒啊,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好吧。也许艺术家都这样。安灼拉安慰自己,险些被四仰八叉的画架绊倒。

“当自己家。”格朗泰尔关上门。

6—2

“衣服,脱下来。”格朗泰尔拿支画笔朝安灼拉比画。

安灼拉挑起眉毛。格朗泰尔只是瞟了一眼,架起画架。

安灼拉(全身上下只穿了内裤的)任格朗泰尔摆弄。

看这边、手壁放松、脚弯起来……别一副随时准备就义的样子。

6—3

身为艺术工作者,格朗泰尔什么漂亮东西没见过。他也曾追逐少女的笑颜,曾描绘男孩有力的曲线,但“我见惯金髮碧眼的尤物了。”他如此告诉古费拉克。从小一起打架打到大的友人还是把口中这位“长得不错最近经济拮据”的室友推荐给格朗泰尔。

6—4

见到来者后,格朗泰尔发誓他要教会古费拉克任何辨别“长得不错”和“史诗级的辣”。

然后一拳揍扁他的鼻子。

6—5

安灼拉髮间插着乾萎的花枝,褪色的花瓣碎裂在卷曲的发丝。他的脖子和腿有些痠。格朗泰尔的手在画布和调色盘来回,两人的视线不时在窗上的倒影交会,层层叠叠的影象弄得安灼拉头昏。好像整个人被压扁、真空,意识都給冲散。

——刹时遣電骤雨,勁風狂嚎,亮著的幾盞燈“唰”地滅了,把安灼拉喚回神。扔進水桶的画笔激起水花,格朗泰爾起身關上窗戶。给映得白亮的地板映着他脚上匍匐的青筋、流线的背脊,仿佛身上也流窜丛丛闪电。

“我有客房。”

6—6

安灼拉没料到自己会被按在床上狠狠操着。而格朗泰尔一手撑着床,一手以足以留下瘀青的力道抓著他的腰胯和臀部,隔天定是一片青紫。

他已经很久没想过那档子事了。身为一个社会运动团体的领导者,总有事情他要完成、总有问题他要解决。玩乐之情事不值安灼拉轻蔑的一瞥。

不过,现在,

安灼拉在愈发猛烈的撞击下失了思绪。

#后记#

(我今天早上和我同学说,今天是街垒日! 他们,一脸茫然。)

街垒日快乐。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