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Tun

后座的格朗泰尔一直拉安灼拉的头发


※很短
※非常短
※我们学校饮水机的水桶上面写"与阿波罗共饮一杯好水"

安灼拉感觉到来自发尾及细微的扯动。力道加强,顺着发尾向上爬升,然后,停——。那恼人的动作就和安灼拉此刻被前者攫取的一缕发丝一样,蛮横的、嘲笑人的、不可理喻的悬在那儿,只要再往前半步就能激起小却难以忽视的刺痛。像纸割伤、扎进肉里的指甲、撞上桌脚的脚趾,这种疼痛不是中枪或断手断脚,但心理上同样——

“格朗泰尔!”

——令人。十分。不悦。

安灼拉轻揉着被扯痛的地方,,回过头,带着一贯的死亡射线。对方同时松开手,露出在安灼拉看来比他的行为更让人想扁他的微笑。

同学已经习惯他们热情四射的相处模式,老师只是从台上投来警告的一瞥。安灼拉颇具威胁意味的用生命瞪了格朗泰尔,接着把椅子往前拉,让格朗泰尔远离他的头发。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糟的座位,而安灼拉低估了R就算要不舒服的伸长大半个身子也要piss him off 的决心。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