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Tun

【RE】和我一起淋雨


简介:格朗泰尔:我求你别飞蛾扑火了行吗
            安灼拉:哥扑的不是火,是法兰西

以下正文↓↓

“和我一起淋雨。”

他的天使、他的太阳、他一生的挚爱对他说。

看着那双眼睛,格朗泰尔想起在书上看过的一句话,“你不抬头,那无尽的蓝也要映进你的眼里。”①

淅淅淋淋、漓漓沥沥,霏霏雨幕将太阳神拢在怀里。他的金髮成了滑稽滴水的直线,给浸得透明的衬衫贴着肋骨。格朗泰尔离他两步之遥,抬手就能碰到那玉琢的脸。他看着安灼拉,觉得他脆弱、坚定、圣洁、平和、不知所措、亲昵、遥远、悲伤、孩子气的燃烧着,觉得他美。他看向安灼拉的每一眼都要被夺去了呼吸、被无边的光亮灼烧殆尽。

也许,格朗泰尔拨开承载水分垂落的浏海,这就是可怜的杭伯特的感觉。

“我爱她,第一眼就爱上她,最后一眼、每一眼见到她都爱她。”②

而这时多么令人窒息,格朗泰尔竟无法想像那一头天上遗落的阳光生出一丝白絮,无法想像那叫阿芙萝黛蒂也要妒忌的面容生出一点皱纹。

“疼吗?”雨大起来了,灌进他眼睛、灌进他鼻腔、灌进他嘴里,格朗泰尔的吐息间都是雨水和着草枝和蛰虫的腥气。“当你把人性生生从身上剥离,当你压抑躁动的七情六欲?你就得这样飞蛾扑火吗?难道你相信你的蜡翅膀能带着你到那光辉灿烂的乌托邦?”安灼拉没有回答,但格朗泰尔知道他总在聆听。

“你将崇高而孤独的死去,你的敌人也有敬畏你,死神强占你贞洁的灵魂也不敢毁损你同样贞洁的凡躯。但谁来为你难过啊?谁来为你哭、为你心疼啊?谁来在你被世界遗忘前,在心里刻下你的名?”

不是我们的朋友,他们和你走在同一条路。而我,格朗泰尔想,我愿追随你到天涯、到海角;我愿跟着你跳下悬崖、跳下万劫不复的深渊。只要你允许,我的爱,只要你不介意这玷污了你殉道的义行,我会握着你的手,直到死亡将我们结合。

“难道惊畏未知就停止探索了吗?难道恐惧坠落就不再飞翔了吗?你是否曾展望未来?”安灼拉依然凝视着前方。即使雨水淋得狼狈、乌云压得天黑,他仍然散发着光和热。

或许他凝视的就是那光明的未来。在那里,法律惩治失职的父母、诗人尽情发表诗作,没有贫穷、没有饥饿、没有人被生活践踏自尊。再不会流血、再不会有纷争,人人信仰真理、给予彼此爱和祝福,老人安养终老、孩童安乐茁壮、青年男女自由恋爱。

教育,会是权利也是义务,它是一切的开始,带来平等的基础。

格朗泰尔甚至能看见公白飞因各学术思想皆溢彩争鸣而欣喜欲狂,古费拉克左挽一名少女、右搭一位绅士,若李、博须埃和米西什塔能为两位爱人领挂号信。但安灼拉不在。

乌托邦建成便摒弃她的斗士,正如雷电完成驱散乌云的使命便恒久的在日晴缺席。

“人民会摸索着黑暗前行,哪怕要我焚烧自己;人民会步上幸福的康庄大道,哪怕踏在我染血的尸骨。大火会照亮徘徊太久的黑夜,革命会点燃曾被截断翅膀的信念。我、我们,将成为照明的火炬、自由的铺路石,成为象征。人会倒下、会被遗忘,而思想会得到永生。我们将如星辰陨落在一派辉煌,我们将以此姿态被世代铭记。

“但,首先,我们若不站在牺牲的顶峰,拥抱一切苦痛、挣扎和念想,以身奉行我们求‘真’的信条,又怎么朝太习惯害怕而畏缩不前的人民发出爱的呼声呢?”安灼拉停下了,他不像结束,只是将自己短暂的从沸腾的想法抽离。他双唇微启,任由因此刻的沉默更显喧嚣的雨声在他组织言语时填满无声的空白。

“鸟儿的天性,”片刻后,安灼拉开口,回头对格朗泰尔微笑着。“就是飞翔。”③

他的头发在滂沱雨势的屈打下已经脱力摊在颈背,浑身凌乱仿佛刚刚跌进塞纳河。但这一点不损他至始至终的蓬勃生气和耀眼。他在发光。

格朗泰尔想哭。于是他上前抓住安灼拉的手腕——他冷得烫手——,发狂似的吻他、咬他,尝到了流淌而下的雨水,和泪。

以下注解↓↓
①见《田园之秋》
②见《洛丽塔》
③原著删节,感谢考究太太

其他原著句子阅读理解后的改写,和重新排列组合就不赘述了,相信各位都看得出来。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