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Tun

[RE及ABC]懒得取名系列01

总起:男孩们在街垒永远的死了,但在我心中恒久青春鲜活。愿我能用这些粗糙笨拙的文字,虔诚描绘在其他许许多多不同的宇宙,我们的挚爱可能拥有的光辉与幸福。

前情提要:ABC是一家餐厅,安灼拉是咖啡师,格朗泰尔是酒保/调酒师/bartender

1—1
咖啡又被客人说掺了酒。安灼拉上前赔不是再给他煮一杯,然后到吧台冲格朗泰尔大吼。格朗泰尔只是弹钢琴似的用手点着吧台面,脸上挂着做梦一样的微笑看着眼前气得发尖都竖直的金髮美人,神情难以描摹的温柔。
接着他就勾着安灼拉的脖子吻了下去。
1—2
然后安灼拉就不讲话了。
更正,说不出话了。
然后他红着脸回咖啡檯去了。
格朗泰尔舔了舔唇。
“卡布奇诺,一包糖。对不?”
1—3
其实安灼拉也挺熟六大基酒。
其实格朗泰尔也能拉几朵抽象派的花。
1—4
“格朗泰尔,闪边凉快去。”
“好嘛,安琪。”
“不,一点都不好。”
“只是无聊开个玩笑。”
“无聊?玩笑?你这是累犯了。真不怕我们被检举啊?”
“对付警察你老手了。”
“这么无聊去帮古费和热安端盘子。”
“好嘛安琪。”
“不好。”
1—5
格朗泰尔承诺绝不再咖啡里偷倒酒。
格朗泰尔承诺绝不再假醉酒之名揩安灼拉油。
格朗泰尔承诺绝不再向若李丢假蟑螂,尤其他做菜的时候。
格朗泰尔承诺绝不再模仿古费拉克走路,和他给客人介绍菜单的手部动作。
格朗泰尔承诺绝不再把公白飞的眼镜扔进洗碗机里。
格朗泰尔承诺会做好一个称职的酒保。不多不少。
1—6
安灼拉答应了。
不是因为他原谅他了或是相信他会信守承诺。
安灼拉基本没细听。
他只是不想格朗泰尔从一早打卡,到晚上打烊大家开几瓶酒小酌,还在他耳边絮絮叨叨。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