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Tun

[RE及ABC]懶得取名系列03

前情提要:格朗泰爾是獵人,安灼拉是……嗯。
梗來自湯上一位妹子的圖,妹子畫er也寫er(畫為主),超愛她的畫。

3—1
格朗泰尔心里总念着一條鹿。
他们的相遇纯属偶然。
3—2
当时格朗泰尔在森林里散步,枝叶沙沙间忽然一道金色身影,那美丽的生物窜出树丛,小跑几步在猎人跟前停下。人、鹿,四目相对。
那鹿金黄一身,毛皮好似浸染过阳光般漾着灼眼光泽。这是个格朗泰尔未曾见过的;头上一对弯折大角,托着雄美、衬着浩然,厚长睫翼下双眼灵动,格朗泰尔竟从中看见灵性和沉思的火焰。一瞬之间,他还以为自己注视的是个人。
雄鹿轻扬鼻吻,踏蹄而去。
3—3
格朗泰尔是个出色的猎人,熟悉草木、深谙动物习性、百步穿杨。他想那漂亮的鹿皮应该能做一双漂亮的手套,或者直接割下来,做地毯,壁炉上挂鹿头。
金色的!竟然是金色的!
他开始追蹤。池塘边、空地、灌木丛……格朗泰尔曾有多次机会下手。弓总是拉满了,猎枪总是瞄准了,他总是空手而回。
牠似乎是个独行侠。也许牠因为綺麗的毛色被族群放逐,也許他族群的基因太過纤美脆弱,尽数被自然淘汰独留牠。
渐渐的,格朗泰尔只是享受追逐的过程。
3—4
鹿不畏惧格朗泰尔的任何动作,即使他持着刀枪箭潜伏而来。对于猎人展现的这般热情,牠泰然自若的弯颈饮食,依然故我的漫步林木,丝毫不在意树草花丛间那双窥伺的眼,高傲的鼻吻甚至显露鄙夷之态。
3—5
插着鸟羽的箭矢落在鹿蹄一寸。
就是今天了。
格朗泰尔无视遂心搏在协议奔窜的忐忑。薄雪纷纷,鸟鸣喳呼,猎人知道怎么不在银白地上留下足迹;直知道怎么不激起莽莽草木窸窣低语。
弓弦绷紧了,第二、第三支箭接连射向鹿的后腿。牠踉跄几步,倒下。
3—6
格朗泰尔被粗暴的摇醒,他没有睡着,只能说迷迷糊糊的在懊恼中不省人事。一见到血他就后悔了,他实在不该下那愚蠢的决定的。那头美丽的生物不属于任何人,格朗泰尔从不该妄想一抚牠金金烁烁的毛皮。
他把牠摆在草席上,清理伤口,包扎,虽然知道只是麻药,看着那对下垂的细软睫翼,猎人不免忧心。
这是格朗泰尔最后记得的,牠闭着眼,一条腿缠着布条,昏迷或者死了。
而现在,一个金卷发、身上未着寸缕的美青年脸色不太好看的瞪着他。
那人肤色如杏、蓝眼睛、裸 露的肢体优雅修长,仅缀着几丝肌肉,因为背着光可以清楚看见其上金色的茸茸细毛。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格朗泰尔。那容貌、那躯体,无论从何标准评判都是极美的。眨眼时颤颤掠过眼睑的金黄而细长的睫毛令格朗泰尔想到蝴蝶。
“先生,”金髮人开口。“我想我是有足够资格对你表示怒气的,鉴于你朝我射了那几支该死的箭。但您后来又帮我处理伤口……”他不悦的看向别处。“这就是,你们人类展现善意的方式?”
“……什么?”格朗泰尔自床上支起身。他想自己肯定还没醒,脑子里不知所云——喔天啊,这会儿他可看见他的全身了。那雪白臀瓣间似乎是格朗泰尔太过熟悉的金色白色的尾巴……
尾巴?!
格朗泰尔猛地抬头。
他怎么不认得那对穿出蓬乱金髮的大角。

後記:
03只能說多舛多難。很早就寫了,前前後後又不知改了幾次,改到最後主題都不一樣了……。04、05都寫好了它才完工,真是,唉。
好像最後一段才有點劇情?是挺想寫後續的,只是我除了安灼鹿不習慣穿衣服所以整天光溜溜趴趴走之外,屁都想不到。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