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Tun

[RE及ABC]懒得取名系列04

前情提要:er逃学去

4—1
逃学为了读更多书。
4—2
是第四堂课的时候,穿着制服的安灼拉和格朗泰尔坐在往市中心的公车,小小的车厢没几个人,拉环晃晃当当。
“我们去哪?”格朗泰尔问,东张西望,盘算着怎么神不知鬼不觉亲上安灼拉粉红的脸蛋。
“读书。”
“要读书你下课找我翻学校围墻啊?”
安灼拉的视线从安全标语飘向格朗泰尔。“公白飞不答应。”
“他答应了我们才该担心,好好的担心。怎么不找古费拉克?”
“今早他在全班面前开了关于我女性化面容的玩笑。”
4—3
格朗泰尔倒想听听古费拉克说了啥。
4—4
“你要吃面包吗?甜的?鹹的?这家很有名呐。你不吃吗?我看你都不怎么吃东西,真该有人提醒你定时吃饭睡觉了。你看看你那细手细腰细腿儿。要不要巧克力口味的?我听几个安灼拉后援会的姑娘说你喜欢吃巧克力?哈,多奇妙,冷冰冰的云石雕像喜欢吃巧克力。你要吃面包吗?”大写的R快乐的拎着一袋面包在安灼拉身边蹦跶,后者则一面走一面看着地图。
他们刚刚坐一块儿看了场电影
(卖票小妹以为他们是情侣,正好周年庆,给他们算了情侣优惠价。
“你跟刚刚那个漂亮的金髮小哥一起啊?”
“对啊。怎么。”
这一切在上厕所的安灼拉都不知道。),所以你很难责怪格朗泰尔现在成了全法国最快乐的女孩儿。
“格朗泰尔——”安灼拉没能开始他的演讲就被塞了一口巧克力包。
4—5
他们参观了博物馆、看了展览,也逛了那些专门坑观光客的礼品店,走进大街小巷,甚至去了游乐园。虽然安灼拉表现得好像他是勉为其难答应格朗泰尔的要求,但格朗泰尔确实瞧见他对那些彩绘得精致多彩的旋转木马投以渴望的目光。
4—6
热安是不是在那条他们总是十几个人手挽着手、一个推搡着一个走回家的小径上,歌唱似的诵读赞美生命的诗篇?弗以伊也许还落在后头烦恼爸爸要他继承家里扇子事业的事。若李会左一个博须埃、右一个米西什塔,唸叨他偏执的洁癖今天又惹恼了哪位老师。艾潘妮也是左一个马吕斯、右一个珂赛特,脚上蹦跶蹦跶像在跳舞。巴阿雷和古费拉克玩拇指摔角。前头的公白飞边走边看书。
4—7
安灼拉巍顫顫地在缓缓下降的摩天轮座舱站起身,走近对面屈膝抱胸、闭目养神、呈RIP姿势躺着的格朗泰尔,弯身在他眉心印下一吻。
“回家啦。”

评论(7)

热度(23)